本港台最快报码室《千尸屋2》首日票房力压《逃离克隆岛》(图)

发布日期:2021-06-09 05:13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港台最快报码室,如果只看《逃离克隆岛》的演职员名单,你一定不会相信“迈克尔·贝+伊万·麦格雷格+斯嘉丽·约翰逊”的结果就是可怜的首日票房440万;而同样于7月22日上映的小成本R级片《千尸屋2》,却获得了700万美元的不俗战绩,并立刻在北美票房榜上占了一席之地。

  在大片云集的暑期档,最迟推出的《逃离克隆岛》显然好死不死地撞在了“审美疲劳”的枪口上;而叫嚣着“这个夏天下地狱去吧(Thissummergotohell)”的《千尸屋2》,至少让北半球的7月有些温度下降的错觉。

  狮门公司算是慧眼独具,在当年《千尸屋》的剧本连遭两家公司的拒绝后,是他们收留了这个剧本并让重金属摇滚狂人罗伯·赞比放手一搏,结果上映后影片票房低开高走,收益比率不俗,既成就了罗伯的梦想又丰满了自身的钱袋,所以狮门公司此番再接再厉,更加放权地继续成就着罗伯的梦想。

  罗伯的梦是黑色的,这与他的幼年经历有关,那时的他不爱看什么米老鼠唐老鸭,唯一的游戏场所还是一座公墓,小镇闭塞的片源讯息倒是没有耽误他对于《得州电锯杀人狂》等片的痴迷,恐怖、残酷、冰冷、血腥是罗伯最善于表达的几个关键词,身为极端理想主义者的他在无法改变一切的同时心底就只有毁掉一切的冲动,他不想也无力取悦于所有人,当然更不会迎合当下青少年恐怖粉丝的口味,于是他选择以血腥的方式来怀怀旧,重温一下儿时的梦想,坦率、疯狂,再加上少许的幽默。

  本片的独特之处在于对于暴力的别样处理与认同,与大多数的现代恐怖片不同,《千尸屋2》中所有的主角都是反面的,没有善恶界限,他们既是施暴者又是受害者。因此,我们无可否认,罗伯·赞比的唱片和电影即使再卖座,肯定也难以登上大雅之堂,就像评论界对于本片的评论,即便是出于中肯的态度但也难免渗透出几分揶揄的味道:本片肯定会给你带来感觉的,哪怕那仅仅是反胃的冲动。

  罗伯本身非常讨厌续集的概念,因此他一再声明《千尸屋2》绝不仅仅是续集:因为续集从本质而言是承袭上一部故事的所有架构,而本片则是独立成章,只是移植过来一些角色而已,无论是在叙事手法还是画面风格上,罗伯都尝试着让本片区别于它的前任。

  本片突破了《千尸屋》所营造的幽闭狭窄的“恐怖屋”概念,综合了传统恐怖片的元素,同时又将西部片和公路电影的一些特色融入其中,《铁手套》、《邦妮和克莱德》等犯罪题材与血腥的西部题材《日落黄沙》都有效地激发了罗伯的创作灵感。年少时醉心于观赏《德州电锯杀人狂》、《活死人黎明》、《出租车司机》、《发条桔子》等等经典作品的经历造就了罗伯独特的电影审美趋向,《千尸屋2》在很多方面就像是一部超级暴力的西部片,罗伯运用了大量的赛尔乔·莱昂内式的人物面部特写镜头,有效突出人物情绪变化上的张力,从牙齿间的碎肉到烈日烧烤下皮肤上的汗珠,罗伯所要追求的就是这种沙砾的质感。

  绝非囿于预算和技术设备方面的不足,罗伯小心翼翼地让影片规避着先代恐怖片明亮光鲜的画面,他认为现实的生活就是肮脏混乱的,如果一切过于理想整洁,那么观众就会觉得这就是在看电影而已,上世纪70年代纪实风格的恐怖片才是最棒的,因此罗伯选择了更具质感的16毫米胶片和手持摄影机拍摄了全片,片中唯一一个有摄影机稳定架参与的镜头也是垫在沙包上完成的,因为这样才能有效地保证画面的轻微晃动感,才更具纪实的味道。

  做音乐时的罗伯,打理着专辑封套、T恤、舞台现场、音乐录影带等等一切方面;在影片拍摄时,从道具到服装、发型,罗伯也同样事无巨细,全程参与指导、设计,甚至每一个角色的设定图都是他亲自绘制。如果哪个角色的鬓角或者皮带搭扣出了问题,现场的罗伯都会愤怒地抓狂,“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是罗伯的做事理念。全片在加州兰卡斯特、帕米德尔的荒漠区拍摄完成,酷热艰苦的拍摄环境对于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来说都是一次伤及皮肉的考验。

  嗜血成性、精神变态的法尔弗莱一家以杀人为乐,在腐气十足的家中迎来了一个慵懒的清晨,奥蒂斯(比尔·莫斯里饰)与一具曾是美丽女人的腐尸一块儿舒适地蜷伏在床上,妹妹芭比(谢莉·穆恩·赞比饰)正和老妈一同回忆着金发碧眼的自己幼年时的可爱模样,忠实的佣人泰尼正在把破败家园四周的垃圾清理到密林的深处……

  然而,曾经将每一个无意中陷入这片荒芜之地的人们折磨于掌中的他们也正在成为别人掌中的猎物。誓为死去的弟弟报仇的警官约翰·韦德尔(威廉·弗西斯饰)率众包围了法尔弗莱一家,经过了一番激战,老妈被捕,奥蒂斯与芭比侥幸逃出了密集的火力封锁,随后藏身于一家死水一般的汽车旅馆中,他们等待着与四处游荡着的老爸———更为嗜血变态的“斯保丁队长”的会合,在他们的眼中,所有让他们不快的人都必须痛苦地死去。

  清理现场时,随着受害者尸骨数目的不断上升,约翰·韦德尔胸中的怒火越烧越旺,心智开始扭曲,也开始沉醉于虐杀所带来的快感与期待之中,他决心法外执法,以牙还牙,对漏网在逃的法尔弗莱家族成员展开更为血腥的报复,一场恶魔与恶魔之间的虐杀游戏由此展开了序幕。(观宇/编制)